巴士底是個越夜越美麗的地區,夜裡的巴士底街道兩旁的餐廳外邊座無虛席,人們歡樂的喧囂聲充斥著飲酒作樂的氣息,我說,這才是城市啊,印象中的老外總是在傍晚五六點後店家就拉起鐵門,然後街道上一片寂靜,這種鄉下生活大概不適合已經被熱鬧的台北夜生活給荼毒的我吧(不是燈紅酒綠的夜生活,是夜"市"生活啦)

 

3-13.jpg  

 

走了一天的路程,挑了這間小酒館歇息,菜單上的蝌蚪文完全不懂,不過價錢倒是很清楚明白的顯示著挺親民的價位

 

IMG_2542  

 

IMG_2540

 

bar0201

 

bar

 

IMG_2568

 

IMG_2582  

 

點了飲料,來了牛排,上了麵包,給了一層又一層不小氣的起司和生菜,Bartender 帥氣的轉動著胡椒罐

 

因為親自交流過,所以完全顛覆旁人說的,巴黎人是既冷淡又不容易親近的錯誤印象,不管是地鐵站問路/買票券,還是在小酒館裡的閒聊瞎扯,和善有禮的態度又再次贏得了我對這個城市的好感。

 

巴黎人親切有禮帶點內斂味道,不似義大利人的熱情奔放,卻也不是外界所言那樣的冷漠高傲,對我來說這是剛剛好的距離呢。

 

巴士底小酒館的餐廳資訊:

Resto Zinc
地址:73, rue de la roquette, 75011, paris, France
Tel:.01.43.48.90.98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島 的頭像
小島

小島居民

小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.J
  • 我的朋友,巴黎的設計師;
    他都說我們巴黎人不是人,因為我們很熱情,只是大部份的不懂我們的熱情而已!
  • 時尚優雅下包覆著一顆溫暖的心這樣嗎 XD

    我覺得巴黎人面對陌生人還是有著距離感的(應該比德國人的距離感短,我猜)
    法國爺爺因為住在土魯斯,所以整個很熱情洋溢,我時常在心中暗自比擬就像台北人和高雄人那般的城市風情差異,畢竟大城市造就的疏離感是種自我保護色

    小島 於 2012/04/20 23:31 回覆

  • M.J
  • 我對德國人的第一印象一直是超熱情的...因為我身旁那群看起來很正經其實很熱的德國人都非常好照顧!哈

    我覺得很多國家都一直有一種南北的差異,我在土耳其旅行遇到的法國媽媽不知道來自那裏,因為他們都不會說英文,而我只會兩句法文 Oui~ C'est la vie...
    不過那幾天在土耳其跟一群很有份量的法國老先生老太太一起玩,很有趣,只是很可惜我們沒有留下連絡方式,因為一個不會法文,另一大群都不會英文,唯一的溝通方式就是肢體語言,所以我很難在信裏面用肢體語表達我對他們的思念。不過我一直猜想他們應該來自南法而不是北法,因為北法我一直覺得他們好冷...光是去年偶爾自己搭渡輪跨去德法交界晃晃我都覺得冷到要死,更別說法國,所以我那法國朋友每次這麼說,我都會跟他說:那是因為你喜歡亞洲人,所以你對亞洲人熱情~

    至於德國人,我覺得也一樣...我去年自己最遠跑到靠近漢諾發那一帶,我被冷著回到巴登。巴登。
    我一回到家一開門我跟慰安夫直接說,你知道嗎,我在漢穆登對我最熱情的是誰嗎?他說誰?
    聽不懂中文的德國狗狗!

    ~哈~

    我想不是城市的問題了,是我們的社會開始塑造出一種冷漠...
    我好會扯~天啊!
  • 天吶,只有狗狗是最熱情的?!

    笑容的確能令人感覺溫暖,但我想能讓情感深刻的交流還是得擁有共通的語言比較能維繫下去,義大利爺爺除了在義大利國鐵工作過外,自己還是個貿易商,所以懂得英文,法國爺爺則是電腦工程師,也會些英文,要不然義大利語我只會Ciao~ 法文我也只會Bon Jour而已

    歐洲有趣在每個國家的民族性都好不一樣~

    小島 於 2012/04/21 01:13 回覆

  • ㄚ芬
  • 我對這裡的印象還停留在狄更斯的雙城記,那個不停織毛衣的女人。